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47 2019年6月19日 星期三

北京的困境:艰难的平衡和无解的贸易争端


工人们在北京国贸的工地上休息

星期三,美中副部长级经贸谈判在北京结束后,亚洲和美国股市都有积极反应。市场显然是感受到此次谈判传递出双方希望缓和贸易战的意向。特朗普政府或为安慰波动的市场而尽快成交,但习近平政府在经济疾降重压下更急于从贸易争端中脱身。但能否在3月2日时达成协议仍难预料。北京的让步或可说服华盛顿放缓关税压力,但双方的深层分歧将长期存在,并成为未来争端和冲突的根源。

这是自特朗普总统和中国领导人习近平12月1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晤,双方同意贸易战休兵90天以来,双方官员首次面对面进行贸易谈判。外界对双方恢复谈判相当关注,但未寄望该层级谈判会有重要的突破。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理事会的经济学家布拉德·塞策说,此次谈判中,中国并没有做出重大让步。他说:“从台面上的让步看,只是对贸易战前状况的渐进性改进。是对大问题的小改动。”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会谈后发布的声明称,中方同意购买数量可观的美国农产品、能源和制造业产品,并表示谈判者还强调了白宫方面关切的中国如何保障知识产权,以及强制性技术转让等问题。

中国商务部在稍后发表的声明中说,双方“就共同关注的贸易问题和结构性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细致的交流,增进了相互理解,未解决彼此关切问题奠定了基础。双方同意继续保持密切联系。”

中国副总理刘鹤在人民大会堂参加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活动(2018年12月8日)
中国副总理刘鹤在人民大会堂参加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活动(2018年12月8日)

美方已经证实中国副总理刘鹤将在下个月初前往华盛顿。

美中此次较以往更积极地寻求达成一个协议。中方也一改过去以牙还牙的强硬姿态,表现出愿意做出更大程度的让步。而特朗普也需要平息贸易争端导致的不确定性给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

外交关系理事会的经济学家赛策说:“很明显,双方都有压力,希望达成一个协议。中国经济放缓很大程度上是它去年紧缩政策所导致的。但中国显然认为,以关税为代价的重大贸易争端的升级在近期内会使其经济管控复杂化。而美国方面,股市不振也促使政府表现出妥协意愿。”

周日和周二,特朗普总统两次表示和中国的谈判进展很好,表明他相信美方在谈判中占有优势。谈判前夕,他在白宫对记者们说:“我认为中国想要解决问题。他们的经济不是很好。我认为这给他们很大的谈判动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星期一的例行记者会上对中国的经济情势做了辩护。他说:“中国的发展有足够的韧劲和巨大的潜力,我们对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有坚定的信心。”

陆慷说,中方有诚意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以及对等基础上,同美方解决好两国之间的经贸摩擦。”

尽管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中国高层官员尽量在淡化美中贸易纠纷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但是,这段时间中国经济开始疾速放缓。

贸易争端带来的不确定性影响到出口,进而波及制造业。金融信息咨询公司IHS Markit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瓦斯说,调查结果证实了这方面的影响。

比斯瓦斯说:“导致增长放缓的一个因素是美中贸易战,因为我们每个月对中国制造业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制造业公司的出口订单数量急剧下降。而这差不多是从(去)年初开始的,从2018年7月开始加剧。所以过去6个月表现为(经济)急剧放缓和出口订单骤减。”

除了贸易因素,中国国内需求的一些负面因素也对制造业造成冲击。这尤其表现在住宅建筑市场的疲软。当局为了防止房地产市场过热和房价上涨过快,以政策手段对住宅建筑行业进行控制。住宅建筑活动疲软也对制造业活动产生负面影响。

比斯瓦斯说:“最新针对制造业领域的调查结果显示,制造业表现降至2017年来,也就是差不多两年来的最低点。最近的12月份的调查结果显示,当月制造业整体出现小幅收缩。”

这样的状况当然会令决策者感到不安。比斯瓦斯说,中国最高决策层已经表示将采取措施刺激经济增长,所以今年将会看到当局推出一些重要的经济刺激措施。

1月4日,中国央行宣布当月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一个百分点。除此之外之外,尚未有其他实质性的政策出台。这将令经济放缓持续一段时间。

深圳汇丰商学院助教克里斯托弗·鲍尔丁为彭博社撰文分析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加剧令人忧心,但当局没有在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会议上定下调子。

鲍尔丁说,北京令人敬佩地启动了早已承诺的去杠杆工作。经济减速反映出的是2017年11月开始骤然收紧的信贷,而经过6到9个月后,才感觉出紧缩的影响。他说,2019年将会看到经济阵痛和呼吁放松信贷的现实。

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说,中国在去杠杆和刺激短期经济增长方面面临平衡难题。

威廉姆斯说:“他们在维持平衡方面有艰难的工作要做。过去几年他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过度房贷导致坏账和其导致的债务违约。他们对开闸放贷感到犹豫,因此至今尚未有重大的刺激措施出台。但当(经济)数据持续疲弱时,他们必然会担心就业状况,导致决策者推出糟糕的信贷措施。”

美中贸易紧张局势令中国去杠杆的努力更为复杂。鲍尔丁认为,贸易谈判或许耽误了北京对经济降速做出反应,因为官员们希望等等看他们必须要做出什么样的让步。而在就业市场疲软,房地产价格下跌之时,高层犹豫不决令情况日益复杂。

虽然目前双方处于贸易战休战期,中国看起来也愿意购买更多美国货物,甚至表示将通过法律手段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禁止强迫外国公司转让技术,但更深层的分歧将持续存在。

白宫内部在对华贸易方面持强硬态度的官员和顾问可能认为中国做出的让步不够,他们想要看到中国从机构上进行改革,而那对于共产党而言将是超越其底线的要求。

美中贸易争端中的一个焦点是中国2015年推出的雄心勃勃的产业政策“中国制造2025”。美国担心中国在支持发展未来先进技术方面政府过多干预,为本土企业提供优惠措施,同时限制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竞争。

中国当局意识到这个产业政策可能令贸易谈判复杂化,已经禁止国内媒体宣传甚至提及该产业政策。不久前,据报当局已经开始着手重新制定产业政策。但 这并不能打消外界的疑虑。

外交关系理事会的经济学家塞策说,重写产业政策或可令其看上去不那么咄咄逼人,但内核不会改变。

塞策说:“从根本上我不认为中国会愿意放弃自己的基本目标,或者说是从前表现为‘中国制造2025’的核心政策。”

中国的产业政策的目标是在电动汽车,人工智能等未来的重要产业领域居于全球领先地位。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